当年全国高校都不招俄语生

2019-08-05 23:10字体:
  

  译著有《乱世佳人》《钱商》《阿马罗神父的罪恶》等。翟象俊曾参与《英汉大词典》《英汉双解英语短语动词词典》的编写;一提到翟象俊,大家能想到是他编写了多部大学英语教材。公开资料显示,翟象俊曾任复旦大学英文教授、大学英语教学部主任,上海翻译家协会副会长。翟象俊回忆,1979年,他从中学回到复旦教书,没想到犯了牙周炎,动手术以后,一时无法上课。

  昨日,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复旦大学分数线专业设置)、上海翻译家协会等多处获悉,我国著名翻译家、复旦大学教授、上海翻译家协会原副会长翟象俊于2019年7月8日11:05因病逝世,享年80岁。

  由他主编的《大学英语》(精读)(学生用书1、2、5册,教师用书3、4册)及“九五”国家重点教材《21世纪大学英语》(共16册),被我国多所本科院校选定为公共英语教材。

  在翟象俊看来,编教材最重要的是选材,“我认为,教材要符合中国特点。”在编写《21世纪大学英语》《21世纪大学实用英语》时,翟象俊考虑到很多同学刚进入大学还不懂如何适应新的学习环境,于是他编的第一单元是《优等生的秘诀》,介绍如何适应新环境。

  翟象俊出生于1939年,他曾在接受采访时回忆,因为高中时学的是俄语,对俄罗斯文学有着深厚的兴趣,自己高考的第一志愿本希望是俄语专业。但不凑巧的是,当年全国高校都不招俄语生。最后凭借第三志愿复旦大学英语专业,于1957年与复旦结缘。

  北京青年报记者从复旦大学出版社出版的《复旦改变人生——近思录》一书中,了解到翟象俊的求学与工作经历。

  翟象俊曾坦言,编教材确实很辛苦。“我一年中365天有350天是在办公室度过的。”第一册编好后,学生开始用了,他就要马上开始编第二册,然后又想到第三册,持续不断地编下去。辛苦之余,还要担心学生用自己的教材能不能学好。“如果学好了,还算有点安慰;要是没学好,自己就成为误人子弟的罪人了。”文/本报记者熊颖琪

  ”就这样,翟象俊参与编写了《大学文科英语》。于是领导跟他说,“你干脆去编教材吧。再往后,翟象俊陆续编写了《大学英语》《21世纪大学英语》《21世纪大学实用英语》等多部教材。

  初到复旦,翟象俊英语水平几乎为零,而其他的同学已经有一些基础。最后,翟象俊和几位同学被分班教学。“在最初的8个星期里,每天我们都照着镜子来纠正发音。” 翟象俊曾回忆。

  本次活动为城乡留守儿童搭建了相互交流的平台,加强了情感联谊,让农村的留守儿童走近城市,拓宽了眼界,三昇体育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。

  后来因为进工厂劳动以及乒乓球集训耽误了课程,翟象俊再回课堂已是1959年4月,马上面临期中考试,翟象俊因为看不懂课程内容,曾试图申请不考,但是老师回复“就算交白卷也要考”。

  翟象俊曾回忆,他曾让人到香港等地收集教材,选回500多篇文章,从中进行精心挑选。他希望这套教材既能提高学生的英语水平,又能提高学生的综合素质。

联系我们CONTACT

全国服务热线:
400-254-8989
地 址: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254号
电 话:400-254-8989
传 真:+86-123-2547
邮 箱:269499459@qq.com